— 小老闆 —

接上篇_風間烈跟立花雷藏下戲小片段

#排戲場景2:

跟劍無極決鬥失敗後,獨自一人去母親墓前,失落寂寥地靠在墓碑

卡卡卡!!!! 立花又被喊卡,這段不是被說表情僵硬不夠生動,就是比現不出落寞感,立花不明白到底要怎樣才能進入狀況。此時飾演立花櫻的前輩好像跟重子前輩耳語些甚麼,自己遇到演技瓶頸的時候,下意識就會往場邊找尋那一抹藍色的身影。

「不在啊...? 剛剛明明還在導演椅附近的...」

此時導演又將大家叫回定位再試一次,心神還停在找不到劍無極討論覺得不安的立花,這次竟然沒被喊卡?!
導演: 很好~就是這樣~悵然若失的神情抓得很棒! 尤其靠上墓碑的動作更是到位!!你可以的嘛!! 下一場戲加油!!
立花感到心虛,剛剛根本心裡面只想著要是風間前輩在就好了,或許有個人可以讓他依靠...沒想到這樣竟讓這一條戲過了!

立花櫻感到無奈~本來想幫忙飾演哥哥的雷藏能更入戲,才跟重子提議把劍無極先帶離場邊,至於動作有多粗暴就當沒看到。
誰知道一次OK~ 看來下次拍戲不順的時候又要拜託劍無極了


#排戲場景3: 

月牙誠獨戰立花前刻

立花雷藏坐在角落,雖然眼神透出肅殺的氣氛正是這場戲所要的,但是顫抖的雙手還是出賣了他的心情。
此時眼前一暗,一個看上去六七歲大的孩童,一邊咬著糖葫蘆,一派輕鬆的問他下場戲有沒有把握?
雖然年紀小但是演技倒是很老練,瞧,明明下一場就是要提劍跟自己相殺,卻還有心情吃糖。

雷藏大哥哥。你是不是在緊張啊?安倍大哥哥教我一個方法,在手心寫字然後吞下去。

雷藏問:寫什麼都好嗎?
誠小弟:ya! 
雷藏先是在手心寫了個風,但是吞的瞬間覺得好像在吃空氣

然後又寫了個烈,但是又忍不住臉紅,

我還沒到跟前輩互稱名字的地步啊>///<


誠小弟開口:那不如寫個劍好啦
雷藏黑線,那不就叫我吞劍嗎!


這時候誠小弟轉身跑向劍無極:劍阿叔,我等等要使出無極劍法,你再教我一下好不好?
劍無極一邊幫小誠擦嘴,一邊抱起他,任由這孩子對自己撒嬌。但是他沒看到,懷中的孩子對著背後的立花作了個鬼臉,然後雙手環住劍無極的頸子。

故意的!這傢伙根本披著羊皮的狼崽!
立花怒目瞪著眼前的孩子,什麼緊張都飛到腦後!
月牙誠,我跟你槓上了



评论(11)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