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小老闆 —

#金光小塗鴉
#這是煮給自己吃的糧
#北冥觴+硯寒清非CP
(對,是阿觴你沒看錯)
#回憶篇-晶珠涼


當初看到晶珠涼的橋段,我自己是覺得就算是阿觴準備,也不會是他自己煮的,直到看到硯寒清,我心裡那模糊的影子就有了輪廓。
硯寒清雖然低調,但身為海境萬事通,沒交代的過去,一定還有其他人發現到他!

以下皆腦補
觴-酒器
寒清-寒涼而清澈的酒
如果沒有與元邪皇對上,
下一任王相以現任王相的想法
應該是由硯寒清輔佐北冥觴
而阿觴的年紀應該比硯還小
另外的腦補就是--
欲星移所備的寒清酒,由北冥封宇的觴杯盛接。
(又曬了一把王相)

或許在更小的時候,觴以太子身分,就知道了硯寒清是師相的關門弟子,也在王相有意無意的授意下,希望兩人可以更親近,如同麟欲兩人從伴讀時期培養的革命情感,但是殊不知,太子跟師相預定人選,湊在一起就是抱怨欲星移,以及研究點心XDXD

另外以正劇交代過的,觴曾經跟誤芭蕉交往過,以及分手後還推給Q孫這件事,我自行OOC成,觴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認識芭蕉,但因為那是硯在意的人而分開(亦或是芭蕉根本擺明她比較想當下任師相而非太子妃,觴決定讓她去跟師相二號候選人去PK)

另外對於硯寒清聽俏如來說他就是雁王時的反應,或許百分之99的機率是透過欲星移知道的,但我自補有1%的機率是北冥觴曾跟他提過,自己因為好求表現,而被雁王利用,甚至害了師相。
硯對雁,我想看他們針鋒相對,不是因為硯幫俏如來,而是硯這潭清水般的性格,為了師友而爆氣。

硯本來就對相位沒興趣,這點觴是知道的,也不勉強他,就更加以朋友的態度去面對這個人。(觴的花心多情我只想解讀成因為母親離世,所以很容易想主動親近女性,但是都保持一定的尊重,這也是芭蕉認證過的),而至於硯看待觴的視角,應該就是一個想求關注又很常給自己找麻煩的弟弟,反正他處理的麻煩多他一個不多(因為最大的麻煩還是欲星移)

腦補這些其實不影響我對硯縝硯或是俏硯等等的喜歡,畢竟人際關係不是這麼狹隘,只想幫硯拉A夢找一個朋友,雖然海境的所有人都是他的大雄,但總要有一個人,是可以跟他一起碎念吐苦水或是分享快樂的友人(如果交的朋友只能是俏哥,我覺得很心累XDXD)。

這也是為了那個還來不及清明節補上,給海境大皇子的一小篇塗鴉




评论(19)
热度(52)

2017-04-11

52